一个分享文字的网站 您还没有 [ 登录 ]

蔺生还是留了一句话眼

栏目:韩寒一个丨时间:03-10丨来源:网络整理丨作者:梦高

“靠!这么大的台风。”阿柏从窗户探出一丁点身子后,马上缩回来,像狗儿出水飞快甩头发,雨珠甩进了Mii的衣领里。蔺生又看见了那条跃跃欲试的乳沟。进屋以来,视线就没法避开Mii的乳沟,无论蔺生如何左顾右盼,她就虎踞龙蟠地等着你。

 Mii嫌恶地看了阿柏一眼。这个眼神被阿柏的后背屏蔽掉了,他压根没觉察到女友的负面情绪。

“关窗!”Mii大叫!

 阿柏已经做出了关窗的动作,只是赶不上女友的嘴快。

 早已习惯女友咆哮的阿柏转过头,小小的眼睛越过圆形黑框眼镜的上方扫视其他三位:“我说,咱们今天都得困在这儿啦!台风把手机基站搞坏了,我的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那怎么办?我的手机也收不到信号了!”说话的是蔺生的女友Amanda。26岁上班族,虽然上班才两年,但是她成功地将职业装植入了灵魂,无论在厨房穿着睡衣,还是在网球场穿运动装,亦或是什么都不穿。但凡蔺生闭上眼睛,就是她一身职业装,过分严谨的黑色过膝裙,以及一成不变的肉色丝袜。

起初,蔺生还有新鲜感。从大学开始,他就是一个坚定的制服控,喜欢女生穿制服,认为这样刺激性欲。从他硬盘中关于AV详细而科学的分类就可以看出21世纪前十年大学男生对性渴求的程度。蔺生和他的宿舍小伙伴们亲历了从250G到4TB的硬盘飞跃时代,后来专门有一个室友小杰毕业后要求去希捷工作,理由无他,谨以此生献给伟大光荣的BT硬盘时代。

 

蔺生就很奇怪,问他:“为什么不学日语,然后去S1公司上班呢,那样的话,说不定有一天也会遇到松岛枫啊,吉泽明步什么的,你想摄影片场那么需要人手的地方,也不会对无偿劳动的志愿者Say No的吧。如果男一号体力不支倒地,每个男场工总有义务高喊一声“AV男一号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舍身取义为AV事业贡献自己火热的器官。”可是小杰却严词拒绝,他说伟大的男性和普通男性的区别,就是前者会为了事业卑贱地活着,而后者不会。还说这句经典格言是他人生导师余秋雨讲的。好吧,蔺生心想,那还是让他继续去做硬盘好了。

 

Amanda犀利的眼神穿透蔺生的胡思乱想,杀到面前。只要她用这样的眼神,蔺生就心生恐慌,像小时候撒谎被女老师抓住,要命的是这个女老师还穿黑色过膝裙,肉色丝袜。

蔺生憋了很久:“那就在这里过夜好咯?”

Mii大叫一声:“你有没有搞错啊?过夜,在这种地方?”,她嘴巴张得好大,足以塞进去一筒网球。不过Mii的爆发也情有可原,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没有床没有沙发,只有几个凳子,还有一个破桌子,以及摇摇欲坠的顶灯,实在不像可以过夜的地方。

 

但是Mii如此高的分贝还是让蔺生眩晕,阿柏同情地看了蔺生一眼,眼神说:“哥们,你知道我这几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了吧。”

 

蔺生心想:“本来嘛,这种四角约会又不是我想出来的。现在我对Mii的兴趣更低了。”他埋怨地看了阿柏一眼,回之以:“就是你个混球想出这种馊主意,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一个礼拜前,在办公室外头的规定抽烟点:十三层和十二层消防楼梯隔间,阿柏抖出一支大卫杜夫香烟用米老鼠纪念款Zippo点上,蔺生抽着自己的绿壳红双喜笑道:“你怎么抽这个?以前的中南海不抽啦?”

阿柏摇摇头:“这都是客户送给Mii,她不乐意抽,全给我了,你以为我喜欢啊。”

吐了一口烟隔了一会儿,他又开口:“我受够了这个婆娘,我们俩加在一起好了快5年了,有时候一回家,她还没张口,我就知道要说什么台词。”

蔺生想:这种时候总是闭嘴比较明智。

阿柏又开口:“我他妈的都能从她身上看到十年以后,她妈她姨她小姑的影子,她一张嘴说话,我就觉得她们家所有女人组团来了。”

蔺生:“五年了,她没逼婚?”

阿柏:“逼啊,怎么会没逼?一开始是旁侧敲击,动不动说谁谁谁结婚了,谁谁谁生孩子了,这些年直接来真的,有时候礼拜天刚睡醒,一睁眼,她拿把水果刀横在手腕动脉前,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

蔺生摇摇头想:再怎么说,拿水果刀总是不对的。

阿柏抬起眼:“你呢,你媳妇没催你?我觉得你媳妇特好,温文恭良,身材又好。一点都不事儿!”

蔺生:“她?”脑海里又想起Amanda无时无刻的职业装,还有复印机的气味。

2017-03-10 15:37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微信
公众号

微信扫码,即可关注

反馈
意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