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分享文字的网站 您还没有 [ 登录 ]

但是仔细想想竟然很感动

栏目:韩寒一个丨时间:03-10丨来源:网络整理丨作者:梦晓

如果,我在别人口中听说栾山的感情经历,我肯定会觉得他是个人渣;但,我跟栾山从高中到现在已经做了10年朋友,他作为我生命里唯一一个18岁之前就认识且没有血缘关系却还在手机通讯录里的人,我实在无法把他的行为和人渣对等。人渣只是道德层面的事儿,栾山绝对是生理层面的渣——我时常觉得他一定是脑子里面缺少某部分组件导致他与常人的情感机制不同,才造就了他这种抽个烟的工夫就能完成新旧两任女友无缝对接的淡然。好比没有痛感的人如果不怕被打死,肯定是搏击场上的一把好手。栾山是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所以,他才成了情场好手。

而我,就是栾山那些我得套用公式才能算出大概数值的前任们记忆深处永恒的、讨厌的红颜知己、异性好友,她们都在与栾山恋爱的不同时期吃过我的飞醋,认为,我一定是那种因为个人条件限制,暗恋栾山多年未果,决定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他身边的某某。

一开始,我还会辩解,事无巨细地给栾山新交的女朋友讲一遍我跟栾山为什么只能做朋友。慢慢的,我连辩都懒得辩了——能做到把同一个问题跟不同人解释三遍以上,且日复日年复年死循环的壮士,只有春蝉到死、蜡烛成灰的高考复习班老师,我没那么高尚。这件事在栾山把我的解释进行了录音之后,就没有再困扰我了,我想,最早是卡带,大概从第三任之后的那些任栾山女朋友们,听的应该是我MP3、WMA、REAL、RM等常见格式的解释。

我跟栾山保持这么多年的友情纯属偶然中的必然。偶然的是,我跟他成为朋友的时候他还是个100公升的胖子,嗯,真的得用公升这个词,因为他的肥肉已经呈一种走起来整个人都在流动的液体状。虽然他高二减了肥,摇身一变成了精壮校草,爆发出如今这种大规模杀伤力,但对于我来说,100公升的他带来的视觉刺激足够绵延千古、造成永久心理创伤。必然的是,他变帅之后很好地继承了胖子的遗产,性格好会讲笑话,见到异性不管好看难看,总要出于礼貌勾搭一下……直接导致了所有异性都沦为前女友型、因爱生恨型、惹不起躲得起型;所有同性又可以简单粗暴地划归成对他居心叵测型、怕他对自己另一半居心叵测型。所以,他的朋友就只有我。

也只有我,知道栾山这尊别的女孩心中璀璨如月光的男孩背面是怎样的坑坑洼洼:
栾山喜欢大模特类型的女孩,高、前凸后翘、稳稳驾驭大光明马尾发型那种,他说我是模特大类型,上帝造我的时候肯定所有模具都用了XL码。
我就说他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他再回敬我,你妈生你的时候产道割伤了吧,看这脸方的。
我再回敬他,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找不到天长地久了吧?狗!

这些话,我都不敢跟我男朋友说,如果被他知道我跟栾山这样互相辱骂还做了这么多年朋友,肯定会对选我做终身伴侣产生巨大怀疑。

说起来,我之所以会跟我男友在一起,还要某种程度上感谢栾山。那大概是大一开学没多久,我跟栾山在同一个城市的不同学校上学,因为都在大学城,离得近,还是经常会碰个面,主要是听栾山吹嘘一下又有哪个妹子为他寻死觅活,他又看上了哪个妹子。国庆节假期还没到,栾山换女友的速度已经跟日本换首相的速度持平了。

假期前一天,作为不准备回家过节又没被任何男同学捕获的女同学,我照例是睡到十一点,下床叫好外卖看电视剧。这个时候隔壁寝室有个女的说外面有个女生找我,我想都没想就穿着拖鞋出去了。到了宿舍门口,看了一下没有认识的人,我还傻乎乎喊了一声“谁找我”。

接着一个比我高一头的姑娘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周末,我看到那个姑娘盘靓条顺的身材和大光明的发型时已经反应过来她是栾山喜欢的类型,但还是下意识回答:“对,我就……”

我嘴里的“是”字,是以瞬间位移推送气流的方式吐到我前方9点钟位置的——这姑娘确认我是她要找的人后上来就给了我响亮的一巴掌,直接把我打蒙了。然后她先哭了,手脚并用地对我发起了后娘打孩子一样的进攻。而我能做的,也只有捞起拖鞋见缝插针地抵挡一下。

我后来的男朋友乔力就是这个时候登场的,他在宿舍打游戏,听见隔壁有人兴奋地呼朋引伴去围观女生打架,就跟着跑出去看热闹,一看才发现,“挨打那个不是我们班那个礼拜六嘛!”那时候他跟我还不太熟,只知道我外号叫“礼拜六”,同窗情谊促使他站了出来,分开了我跟高个姑娘。乔力说我输人不输阵,虽然脸被打得像花瓜,但用带按摩底的拖鞋狠狠羞辱了对手——高个女自脖子以下到处都是鞋印子。

2017-03-10 15:02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微信
公众号

微信扫码,即可关注

反馈
意见
回到
顶部